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淄博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|回复: 0

关于梨园深深薄情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8-3 06:0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话声一落,两名副将走了上来。要知道九零小说网的成长也是要经历很多磨难的,但创业者们从不畏惧,大胆向前。


一人架起烧得正旺的炭火盆,一人手执一根七尺金属短鞭。

白璃被绑在大厅外的一条板凳子上,双眼痛苦地看着君无双。

施刑!君无双声如洪钟,对她的眼神视而不见。

啪!

被炭火烧得通红的短鞭,抽打在背上,好似一条火舌穿过,白璃疼得浑身都在战栗。

后背传来皮肉焦糊的滋滋声,白璃忍不住闷哼一声,紧接着,又是一鞭落下!

啪-啪-啪!鞭子落下的声音不断响起,白璃的脑袋也嗡嗡作响。

她模糊的视线里,那个深爱的男人,就站在她面前,漠然地看着她身下的血水蜿蜒成千沟万壑,他勾起的嘴角仿佛在说,白璃,这都是你活该!

呵呵

她活该吗?

当初,君府出事,她到处奔走求人,鞋子不知道跑穿了多少双,好不容易才求得旧识齐王进言圣上,饶君无双性命。

当初,君无双以戴罪之身从监牢偷逃出来潜进她家,却被妹妹白棉发现,并要挟她对君无双说出那些绝情的话。为了保住他,她只能狠心照做!

那年,她双九年岁,一身凤冠霞帔嫁进将军府,本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却不知,是一脚踩进了地狱!

痛,真痛啊。

一鞭又一鞭地落下,成千条血水从后背落了下来,衣裳早已烧出无数个窟窿。

白璃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最终支撑不住晕了过去。

可鞭子却还在不断落下,就像抽在一具尸体上,背上焦烂的皮肉,再流不出血水。



终于,一切结束。

副将复命,将军,行刑完毕。

君无双将视线再次落在白璃身上,眼角微微抽动,随即别过脸,把人丢回后院。

主厅依旧热闹喧嚣,满院的喜红煞是夺眼。

白璃被侍卫丢在后院的青石板上,杏儿看到,快步走了过来。

当看到一身鲜血,奄奄一息的白璃时,眼泪簌簌落了下来。

夫人!杏儿扑过来,手颤抖地不敢去碰白璃的伤口。

她的衣服早已成了布条,整个背,没有一块好肉,还散发着烧焦的气味。

天啊,为什么把夫人伤成这样?!杏儿大呼,她想冲出去给白璃找个大夫。

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住。

求求你们,让我出去吧,没有大夫,夫人会死的

可任凭她怎么呼喊,都没有人放行。

君无双下了命令,那些侍卫又怎么可能管白璃的死活

凌寒的风突然烈了起来,吹过脸颊,如刀刮过。阴沉的天,有片片白雪落下,落在白璃的身上,瞬间化作冰水。

冰冷丝丝入侵,刺激着伤口,白璃昏迷的意识有了片刻的清明。

嘶白璃难耐疼痛,发出轻微的声音。

夫人,您终于醒了?!杏儿惊喜地擦了擦眼泪,杏儿扶您进屋。

杏儿架起白璃,搀着她一路走向后院破旧的木屋。

每走一步,伤口就撕扯一次,要命般的疼。

严冬腊月,白璃走得额头满是汗水,沿途的青石路,也被拖出一条长而斑驳的血痕。

咚!一声。

白璃再也支持不住,摔倒在木屋门前。

夫人,摔疼了吧?杏儿难掩哭腔。

不疼,麻木了。白璃跌坐在门前,呆呆地望着前院。

主厅的门廊,挂满了灯笼,在风中不停地晃动,飞雪越来越大,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不真切。

白璃摸了摸束在脑后的黑发,那里早就没了君无双送给她的白玉发簪,无双,你还记得吗?我们第一次定情,也是在冬雪初降的日子里。

杏儿拂去她身上的雪花,去扶她,夫人,快进屋吧,您得把伤养好,才能让将军回心转意啊

回不来了。白璃的声音很轻,风一吹,飘得很远。

前院的热闹,一直到半夜才消散。

粘在肉里的布料早已被杏儿撕去,没有药,伤口就开始溃脓。

白璃趴在木板床上,夜越深,后背的伤就疼得越狠。可身上的的疼哪比得上心被凌迟的痛。

今夜,君无双会拥着白棉入睡,他再也不是她的无双哥哥了。

雪,一夜未停。

第二日,君无双带着白棉,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后院。

没死就起来。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淄博论坛 ( 闽ICP备11020842号-1 )

GMT+8, 2020-10-1 09:59 , Processed in 0.40927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